《开拍吧》:探索影视行业真人秀新趋向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22-04-24 02:07

  近日收官的青年导演创制真人秀《开拍吧》,不仅以其高度模拟仿真的方式,对电影工业流程进行了还原,展现了电影行业创制与播出的全过程;也以其鲜明的印象,让观众直观感受六位青年导演的可喜成长与发展潜能;更产生了包括《刹车》《不说话的爱》《重逢》《歪打正着》《冯海的梦》等在内引发关注和热议的一批电影短片作品。由于影视行业综艺存在短片竞技与长片评价冲突所带来的天然缺陷,使该节目未能成为口碑爆款,但节目立足青年导演创制过程中所面临的自我表达与市场评判的冲突,成为行业观察的独特窗口,并且其立足行业规律、引导行业风气的做法,也为剖析当下行业综艺真人秀的发展提供了一个颇具价值的观察视角。

  像《开拍吧》这类以服务于行业的综艺真人秀在近期成为综艺的一种新类型,如打着“还原市场机制,打造影视行业缩微图鉴”旗号的《导演请指教》、以“不光展现戏剧本身,也想展现戏剧产生和彩排的过程”“帮助更多刚踏入这个行业的年轻人改善生存现状”为目标的《戏剧新生活》,还有着眼于“挖掘中国国内优秀的喜剧新人和喜剧编剧,让更多人了解喜剧的多元魅力”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等,都将“行业”与“行业人”作为真人秀综艺表达的中心。我们不妨将这类综艺真人秀称之为行业综艺真人秀。

  与传统文艺综艺从单一层面上注重“文艺节目”的展演与竞技不同,这类节目在“竞技”等节目形式之下,主要通过对行业从业者在创作生产作品过程中的“创”与“演”的生产条件、机制与过程进行更为全面的展示,注重对行业整体生态与困境的表现,同时表现行业从业者所坚持的理想信念与所面临的困惑与挫折,意图通过“综艺感”的引入引发人们对包括戏剧、影视等行业的关注,引导人们对行业面临问题的讨论与思考。在生活真人秀之外,行业真人秀日趋成为综艺真人秀的一种颇具发展前景的新类型与新趋向。

  然而,从单一层面的“演艺”与“竞技”向行业的流程与生态所进行的内容转向,只能成为定义一档综艺是否属于行业真人秀的条件,却不能作为衡量综艺质量高低的标准。有些节目尽管打着行业服务的旗号,却深谙“流量密码”刻意制造话题,对行业问题进行过度消费。如另一档影视导演竞技真人秀节目就存在着违背行业发展规律、过度进行话题消费等问题。备受观众诟病的让导演在两三天完成一部短片拍摄的“突击拍片”,违背了影视作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创作要求;而影评人对短期内粗制完成的作品进行“毒辣”评价,不断激发与现场观众和投资人之间的立场和观念的冲突,甚至由观点的分歧进一步上升为人身攻击,更加之以刻意剪辑制造冲突不断的效果,使节目成为“挑事”者而引发不同行业相关者的“争吵”。从其在豆瓣的4.1分以及负面评价可以看出,该节目非但未能实现人们对影视行业的关注,反而在刻意营造的“综艺感”中,暴露了节目中从业者的立场和观点的偏激,片面激发观众对影片人的不满情绪,不利于构建良好的行业生态。

  与之相比,《开拍吧》在高度模拟电影行业的整体工业流程,还原电影从剧本创作、组建班底、拉取投资到上映播出、市场评判的状况的同时,以短片作品的创制与播映为中心,在呈现“绿灯会”投资人、专业影评人以及观影观众评价的差异的同时,以更为符合行业发展规律与行业生态良性构建的方式,深入讨论了电影短片的市场性与艺术性、自我表达与现实压力之间的冲突与困境。节目取消竞技淘汰的形式,而以获得院线长片拍摄的“梦想席位”为目标,在完成三部电影短片制作的过程中,注重电影短片创制的基本规律,给予青年导演较为符合市场规律的拍片预算,同时在创制的时间和条件上给予更为充分的支持,如从广告导演转型电影导演的彭宥纶的第一部短片因为经验原因未能如期完成,节目组给予彭宥纶继续完成短片拍摄制作的机会。在面对青年导演郝杰选择退赛时,陈凯歌对郝杰乡村题材艺术电影的先锋性及其稀缺性所给予的高度肯定,以及给予的团队和资金的全面支持,显示出节目对行业发展的善意与包容的价值导向。相比于《导演请指教》所引发的话题争议,《开拍吧》引发的网络评论更多针对导演拍摄短片的解读,以及对青年导演的成长与发展的讨论,引发了人们对青年导演及其电影作品的关注,也对构建良性的行业风气起到积极作用。

  一方面,行业综艺真人秀要在充分尊重行业发展规律基础上,进行综艺节目内容及赛制设计,不能为了“娱乐”而牺牲“专业”。专业性是行业真人秀的生命线,符合行业发展的产业规律、尊重文艺创作的生产规律,给予行业从业人员足够的尊重,是行业真人秀专业性的体现。《开拍吧》对风格差异的六位青年导演所给予的尊重,以及对演员所表达的善意,让观众感受到节目对行业从业者的温暖,而在作品评价上,包括赛人、桃桃林林等在内的专业影评人的专业性和真诚度毋庸置疑,在节目中,他们也主要立足于作品本身进行评价,具有较为稳固的评价标准。节目的“综艺感”源自于四位“绿灯会”投资人导演陈凯歌、演员舒琪、作家刘震云与监制陈思诚之间,以及他们与六位青年导演之间所碰撞形成的独特“幽默”与“看点”,以及人们对三轮短片的极大期待,而非靠“挑事式”话题消费。

  另一方面,行业真人秀要处理好行业生态的模拟与行业风气的引领之间的平衡。行业真人秀借助对行业现实生态的模拟,来展现包括影视、戏剧等行业生存环境的残酷性,比如展现演员被选择的命运、上了年纪的女性演员的演戏空间的窄小、导演在市场需求与个人表达之间的冲突等等。然而,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对行业生态的模拟不应过分凸显行业中的不良风气及其残酷现实,更不能将其作为观众消费的中心。对行业真人秀而言,其真实性与冲突性来自于现实的行业困境,因而对行业内在市场需求与个人表达、理想信念与现实挫折等多重关系及其困境的表现,应是节目冲突的核心,并能够以此展现节目对行业风气的引导与行业良性生态的价值构建。《开拍吧》中,青年导演们在自我表达、市场现实与专业评价之间如何平衡的问题一直构成节目表达的中心,如郝杰如何面对自我的“突围”,易小星如何改变人们的印象,以及沙漠与胡国瀚之间的“死嗑”到底等。又如《一年一度喜剧大会》对不同类型喜剧的推介,对喜剧编剧的尊重,以及对喜剧人现实生存困境给予的充分人文关怀,或是《戏剧新生活》对戏剧人的生命信念的表达等,使人们不仅关注一种新的文艺类型,更关注一种不熟悉的行业的发展状况。

下一篇:没有了